游客,欢迎您! 请登录 免费注册 忘记密码
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 > 行业新闻 > 正文

液氮冰激凌 将实验室变美食厨房自制香甜冰淇淋

作者:天驰液氮罐 来源:原创 日期:2014-06-03 10:46:21 人气:212 加入收藏 标签:液氮冰激凌

液氮冰激凌,Nerd(书呆子)常常反以“书呆子”称号为荣,自我标榜为Science Geek(翻译成时髦汉语即为:科学极客)。然而,即使是眼睛上架着瓶子底、满嘴跑阿尔法伽玛、没有情趣让人讨厌的书呆子,在炎炎夏日也敌不过喉咙冒烟的生理反应,于是巧将实验室变美食厨房,自制香甜冰淇淋……请听桔子的现场报道(为了把自己排除在science geek行列之外,我将以记者身份出现在报道中)。


实验室Nerd们需要什么原料呢?简单地说,和做一般的冰淇淋差不多:一倍的牛奶,两倍奶油(不是那种稠糊糊的,而是液态的,长得像牛奶一样)。倒在一起混匀。然后加半小碗糖。


最常见的冰淇淋口味是香草(Vanilla),在美国,这种口味有时候甚至被默认为Plain(就是没有特殊口味的意思)。如下图,倒入几勺香草提取物。看,平日所见的白白的香草冰淇淋给人留下了错误的印象,许多人觉得香草该是白色,实际上它的提取物竟然是褐色的。


(插播:“你知道吗~~”

报道员特别钻研了一下,香草子是香子兰这种植物的种子,是世界上仅次于藏红花的昂贵香料,原产墨西哥,如今中国已成为第三大生产国。第二幅图是它结的蒴果,虽然外表很像豆荚,实际上香子兰和豆科植物相去甚远。由于种植地往往缺乏天然授粉者——一种特殊墨西哥长鼻蜂,人工种植的香子兰基本上也都要靠人手工授粉;果实长出来后,要耐心地让它们在植物体上慢慢成熟9个月之久,然后才有先有后地出落成可用之材,因此收获果实同样需要细心的人工操作。如果你像第三幅图那样把蒴果劈开,就可以看到里边密密麻麻微小的黑种子,可以食用的香草便是从中提取的了,提取物呈现红褐色。


这些Science Geek们岂能满足于基本口味,有的人喜欢咖啡香草味冰淇淋,倒入鲜煮的热咖啡……(冰淇淋?热咖啡?不怕!)


更多的人喜欢朗姆酒口味,毕竟,这个世界上的所有研究生院都是靠着酒精支撑才得以维持的。一打开酒瓶盖,Nerd们顿时兴奋异常,端着酒瓶的手也哆嗦起来,呼啦一下倾倒下去,屋里顿时香气四溢……哇!


现在,Science Geek们面前摆着一大缸牛奶状的液体,丝毫看不出生产冰淇淋的迹象,他们平静地望着那平静的液面;Nerd的美食厨房还没有体现出Nerd特色,于是,最重要的原料登场——液氮!Nerd们常简称之LN2(=liquid N2)。

记者小心询问:“是不是现在先喝一点呢?”毕竟继续进行下去恐怕连这锅糖奶水儿也保不住了,真令人担心啊……具有隐忍精神的Nerd们厉声阻止,不由分说将液氮倒入刚才的混合液,掌勺者一手扶缸(注意:他戴着那可怕的百毒不亲的厚手套!),另一手执木勺拼命搅拌之。顿时烟雾四溢,“案发”现场发出轻微的噼里啪啦声和木勺撞击铁缸声,里边究竟发生了什么,谁也看不到。


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“万顷烟波”么?

看着很有舞台效果吧,实际上液氮可不像看起来这么妙趣横生。氮以气体形式充斥着我们生活的空间,因为我们生活空间的温度高于它的沸点——-196度,而这一锅液氮处在气液混合态,所以它正是-196度。这个温度是什么概念呢?如果中学地理背得够狠,你恐怕记得,人们曾经记录到的地球最低温度是南极洲的-89.4度。要是一滴液氮滴在你手上,那效果就和被火烫一样。

平日里,生物系的Nerd们用液氮冻存组织和细胞,太酷了,真的太cool了,其冻存之迅速,冻存的东西还没来得及回过神儿来,所有分子就已经牢牢固定在原处,和冻之前没发生半点变化。

如今这缸奶水遭受了同样的命运——混匀液中,微小的水和脂肪颗粒以你难以想象的超快速度降温,因此会一直保持微小的个头,不会像在冰柜里那样凝聚成大些的冰块,这帮Nerd们实际上是在短短的时间内制造了无数微晶体。这就是为什么出自液氮的冰淇淋理应口感润滑,而你在自家冰柜里制作的却全是扎嘴的冰碴子。


剩下就是苦力活。今天读者你算是撞上了:生物系研究生院培养的Nerd最擅长的恰好就是做苦力,可谓“专业对口”。

如果听信传说,这里应该报道说:“不出30秒即出锅!”然而面前的这帮Nerd足足搅和了10分钟,中间还出去重新打了一次液氮……Whatever,终于!掌勺者似乎还心有不甘,旁边的一圈人早已盯紧中间的大盆,腮帮子的腺体开始不住分泌,你一言我一语:

甲说:“已经够好了!”

乙说:“看起来真的好像冰淇淋啊!”

丙还说:“我看这肯定已经搅和得恰到好处了!”

聪明的记者同学更是拿过搅拌的木勺,用手指蘸了点塞到嘴里说:“我先帮你们试试看。”木勺立马被抢走……


一个人分。拿到的笑逐颜开,再也顾不上瞅一眼周围其他未拿到的同事;未拿到的就眼巴巴地望着那个大盆,伸着手……


盆里再多也不如自己碗里一口!朗姆酒冰淇淋简直太美味了,好冰淇淋(酒)啊!


用最后剩的一点朗姆酒,加上巧克力粉,做成新的一锅巧克力冰淇淋,这时候包括记者在内,每个人都已经飘然欲仙……

结语:

虽然我们科研界的Nerd是常常遭受鄙视的一群;虽然大多数像我一样在学校一待20年的人都想尽一切办法要逃出去……

但是在不久的未来那告别之际,一定会怀念最后一次使用离心机、最后一次握起移液枪,怀念用微波炉不热吃的热毒药,怀念手指泡在酸碱里,怀念所有上衣的肚皮部位被实验台磨出的大窟窿,怀念用做实验剩下的鸡和鱼在楼道里煲汤,怀念做鸡蛋悬浮实验之后把蛋直接放盐水里煮了,怀念从温室偷的小金桔和薄荷,还有那让人high到不行的朗姆酒冰淇淋。

——人总是用在学校的所有时光期待着将来脱离苦海的好日子,然后用走出学校的所有时间再来怀念它。



本文网址:http://www.tianchiyedanguan.com/Industry/718.html
读完这篇文章后,您心情如何?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